比利时德国如何为家长减负

来源:未知作者:新濠天地 日期:2019/12/08 20:06 浏览:

  参考消息网9月3日报道 俄媒称,一些中国年轻人来到俄罗斯留学或工作,在习惯了俄罗斯的生活后,选择留在俄罗斯成家立业,结婚生子。生孩子是一个女人一生中必须要经历的一件事,是冒险,也是幸福。在俄罗斯,也有不少中国的年轻妈妈,她们选择在俄罗斯生孩子,抚养孩子。

原标题:日本求学记:“爸妈让我来,我就来了” 来源:行业研习©

原标题:比利时德国如何为家长减负

  在俄罗斯带孩子让人挺安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行业研习,作者:冯川,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向长河

  俄罗斯卫星网8月27日刊登题为《为什么中国辣妈们选择在俄生宝宝?》的报道称,赵女士的丈夫在俄罗斯先留学,后工作。7年前她也选择跟随丈夫来到莫斯科,并在莫斯科生养孩子。目前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在莫斯科生活7年后,她对莫斯科感觉还是很好的。对于小孩子教育方面,她说:“这边我还是很喜欢的,这边不像国内只注重学习文化课。俄罗斯会留出一些时间,让孩子参加一些艺术类,运动方面的培训。”以后,她也会考虑让孩子在俄罗斯上学。在俄语方面,她并不担心。反而是中文,她想让孩子在俄罗斯上学的同时,去固定的中文学校,可以让孩子在俄罗斯全面发展。

此前,社长推送了《冯川丨日本求学记:“异国”与“他乡”》,介绍了来到日本的不同类型的人群,并且将其统称为“新来者”。那么,在这些“新来者”中,小留学生是在怎样的境况下来到日本呢?不同类型的小留学生在日本的处境是怎样的?主动或被动来到日本,对他们的生活有何影响?

那年到比利时工作,刚安顿好就赶紧前往家附近的幼儿园咨询孩子入园事项,一位金发碧眼的女秘书接待了我。秘书一直笑容可掬,让初到异国有些忐忑的我轻松下来。按照规程,她收下娃的护照复印件、照片,简单介绍上幼儿园日常要求和情况,然后就有了送客之意。她一直不提学费这个关键性问题,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以为她英文不好听不懂“tuition”这个词,就换种方式询问一个月交多少钱,秘书牛头不对马嘴地说:“如果你家小孩中午吃学校的饭,要交饭钱。”我仍追问到:“除了午餐费,还需要别的费用吗?”这时秘书女士才弄明白我追问的核心意思,略带自豪地说:“不要钱,不要钱。”原来人家压根就没有“学费”这个概念。

  报道称,除了教育方面,最让她安心的还是俄罗斯这边的环境。她说:“像在这边带小朋友还是蛮舒服的,这边很干净。带孩子出门时,国内带一、两个小孩,就会怕走出去甚至走丢。在这边就不会。比如玩具丢了,今天玩具掉在这里,然后隔几天玩具还在那儿。就这样,让人很舒服。出去玩不担心小朋友走丢,也不担心有人欺负小孩,别人对小孩儿都特别照顾。”

根据笔者有限的访谈资料,在日中国人中小学生的父母,基本都是以打工挣钱为目的而来到日本的。笔者访谈的一位2000年代初来到日本的学生家长,为笔者描述了她所经历的中日经济差距。她当时以赚钱为目的来到日本,并在10年前拿到了永住资格。

果然,孩子入园后,除了午餐费、文具等费用外,根本不要其他钱。后来上小学也是这样,只交饭钱。小学每两周一次游泳课,每月一次外出活动,比如骑马、访问农场、看演出之类的都不要钱。

  报道称,在俄罗斯生活了十多年的吉马妈妈,最初在俄罗斯留学,现在在俄罗斯生活,与丈夫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谈到在俄罗斯怀孕时的情况,她说:“首先是当新手妈妈,第一次,然后什么都不懂,在这里也没有人照顾我,当时妊娠反应比较厉害,闻一些气味都不行,只能吃中餐。因为生活上的不便,最后还是选择回国生产。”

她说,那时候永住资格很容易取得,超过签证期限留在日本的“黑户”也很多,“很多家庭的很多人都留在这里,一半以上都是黑户。前十几年,在这里全部都是黑户”。这些“黑户”中的不少人,都指望着在日本赚够钱之后回国,以后再也不来日本。

上小学后不久,听孩子说每天下午正科之外,老师都把她和另外几个“外国小朋友”喊去补课。老师给他们讲故事,提高他们的法语水平。我心里很高兴,但也嘀咕着是不是要交钱。一天听当地一位教授朋友说:“不要钱,老师是志愿的。”孩子一共补了大约一个学期,从未接到账单。

  报道称,现在吉马已经在俄罗斯上幼儿园了,她说:“俄罗斯幼儿园,生活还是挺不错的,很喜欢。小朋友之间没有种族歧视的问题。都挺不错的。而且他上的私立幼儿园,人也比较少。”至于未来会不会让孩子在俄罗斯生活、上学,她在犹豫中。因为担心孩子“俄罗斯化”太严重,回国后会很难适应国内的生活。对于孩子的语言问题,她也是有些忧心,她说:“现在我对他的俄语是一点儿不愁,他在俄语环境下长大。但是很担心他的汉语,汉语不好学,学了俄语的话,再说汉语就比较难了,毕竟汉语博大精深嘛。”

在那个年代,她的家乡福建省福清一个县城的房价才1500元/平米。由于当时中日间经济发展水平差距较大,在日本“赚一年的工资,就能回去买一个套房了”。她坦言,“十几二十年前,没有几个人来是为了在日本学习的。那时候日本经济也好,中国物价也低。那时候和现在差不多,一个月赚个20-30万日元,一年赚个200-400万日元,10多万、20多万人民币回国”。

在比利时,政府还给有孩子的家庭生活和教育补贴。笔者的一位华人朋友有一个孩子,每月政府会给他们家100欧元左右的补贴。按照比利时政策,儿童补贴是累加递增的,一直领到18岁。有孩子家庭还可以申请免税额度,一个孩子为1000多欧元,且孩子越多,免税额度也是累加递增。一些拿失业保障的家庭,孩子们可以从政府部门领到文具、书包之类。

  想让宝宝在俄罗斯有个快乐童年

如果说这些中国人中小学生的父母在来日之初都具有极其明确并且极其功利的单一目标指向,即在日挣钱、在家乡过更好的生活,则他们的子女对于“来日”这件事的理解就会因其所处年龄阶段的不同而存在差异。

在比利时人的眼里,养育孩子是整个社会的责任,而不仅仅是家庭。不能让家长为了孩子的教育背负太重的经济负担。西欧是典型的纺锤形社会,中产阶层数量多。政府努力减轻中产在教育上的支出,可以做大做强纺锤而非削减。从长远来说,有利于整个社会的和谐发展,形成良性循环。

  据报道,2010年薛女士来到俄罗斯留学,她说:“当时来这地方,对这个地方感觉不太好,后来慢慢适应了。当地人素质很高,环境也好,所以适应起来比较快。”后来,在俄罗斯结识了自己现在的丈夫,现在,夫妻俩都在俄罗斯上班生活,孩子出生10个月了。薛女士是在俄罗斯生产的,她说:“对俄罗斯这边的医疗条件很放心。对这边的医院了解过,环境很干净,医生对产妇非常用心,可以很放心跟他们合作。”现在,薛女士的小家庭里,目前就只有一个孩子。她也表示说,看家里大人的情况,如果一直在俄罗斯生活,会选择让孩子先在这边上幼儿园。然后回中国上小学。

1、来日本或许是一种“多余”?

后来到德国工作,发现德国家长在教育上的经济负担也很轻。

  报道表示,因为薛女士自己也曾在俄罗斯上学,她对俄罗斯教育还是很信任的,生活这么多年,早已视莫斯科为自己的“第二故乡”。

在“九一八事变”76周年纪念日出生的王佳肴,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在他大约3个月大的时候,曾在国内五星级酒店担任星级大厨的父亲就来到了日本东京都的西川口继续从事餐饮业。

德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实行普及义务教育的国家,不仅中小学免费,就算是上大学,也不收学费,只收少量学杂费,一年200欧元左右,微不足道。德国也有校外培训,但其普遍性与产业化程度绝对处于低位。

  报道称,薛女士说:“在俄罗斯上学的好处就是学习压力没有那么大,不会像国内那样,孩子们要学这学那,学那么多。在这里孩子们有自己的童年,在俄罗斯感觉孩子是玩儿大的,不是学大的。觉得这样比较好,让孩子有个快乐的童年。”

据王佳肴的理解,父亲来日是因为“那时候在日本可以赚很多钱,比国内多多了”。而曾在国内担任经理职务的母亲,原本业务繁忙、经常开会,而在怀他的时候就把工作辞了,并在父亲来日几天之后也来到了西川口。

一项全国性调查显示,在2014年至2015学年,德国有14%的中小学生参加了课外辅导。而且,超过四分之一的家长不需要为此支付费用,因为他们所参加的主要是公立学校下午提供的课外辅导或者其他由政府资助的课外辅导项目。

王佳肴出生后并没有随着父母来到日本。在他上小学以前,他与现年71、72岁的爷爷、奶奶共同生活。他4岁的时候第一次来日本,是被父母借休假之机接去日本游玩。在他的记忆中,东京都的西川口就是他对于日本的第一印象。

与学业有关的文化课补习面向的人群是学习能力较弱、家庭无力辅导的学生,补习的目的是让学生顺利完成学业。针对精英学生的社会办学的精进班、提高班较为少见。校外补习机构包括私人营利性机构和公共资金资助的公立、公益机构。后者数量众多,遍布全国,绝大部分工作人员为专职教育人员。许多培训机构吸引青少年志愿者参与,有的甚至是长达一年的全职志愿者。这些工作可以让志愿者了解社会,实现教学相长。

上小学以后,王佳肴离开了爷爷、奶奶,开始与二姑妈同住。二姑妈是汽轮小学的主任,而他也就在这所小学上学。一直上到六年级上学期结束,王佳肴再次来到日本,于2018年4月起在东京都足立区丰川小学上五年级,而此时正是日本小学五年级的第一个学期。对于自己为何会来到日本,王佳肴回答说“爸妈让我来,我就来了”。

德国校外学习更重视体育、音乐和美学教育。体育运动在德国的校外学习活动中占据重要地位,近六成学生选择体育,三成学生选择音乐教育,以参加形形色色的俱乐部为主,其中以足球和体操俱乐部最多。